丹麦在苦涩和失望中退出2020年欧洲杯,但却充满了希望

伦敦——在丹麦被英格兰淘汰后不久,卡斯珀·赫尔曼德(Kasper Hjulmand)给你的印象并不像一个愤怒的人。相反,在他的远程新闻发布会上,弥漫在笔记本电脑屏幕上的是一种失望和困惑的感觉。

“你不能就这样离开,有些事情不应该发生,”他说。“我觉得苦。”

赫尔曼德将判罚英格兰队作为加时赛第一阶段的结束。就是拉希姆·斯特林跳过约阿基姆·梅勒而倒下的那一场。尽管几秒钟前球场上有两个球,比赛并没有停止,这是在这种情况下通常会发生的。视频助理裁判(VAR)检查过的那个,但没有让裁判丹尼·马克凯利进行现场检查。
“那个点球决定了比赛,”他说。“如果没有1:1和点球,谁知道会发生什么。所以我很生气。”

像这样的赛后时刻不是指出英格兰创造了更多机会的时候,在比赛的平衡上,他们比决赛更有价值。或者说是第二个球在球场上很多都没有影响比赛。或者,VAR只应该在存在“清晰而明显”错误的情况下进行干预,或许,即使马克利确实犯了错误,也不一定是清晰而明显的。

更确切地说,这更像是一个关注丹麦在本届世界杯上所经历的时刻。这群球员和工作人员所取得的成就将继续存在下去。

他们看着自己的队友、最好的球员克里斯蒂安·埃里克森(Christian Eriksen)在球场上倒下,用他们自己的医护人员的话来说,在神力和科学的结合将他“带回来”之前,“离开了我们”。然后他们发现自己回到了球场上,做着一些一定感觉完全不相干的事情:对阵芬兰队的足球比赛。

他们输掉了那场比赛,以及下一场对比利时队的比赛,之后他们享受到了童话般的转机,这在同人小说的世界里似乎都不太可能。而且,在挺进半决赛的过程中,他们成为了中立者的选择,成为了比赛中所有人的宠儿。一部分是埃里克森的故事,一部分是米克尔·达姆斯高的新鲜面孔,另一部分是西蒙·卡亚尔的领导,卡斯帕·舒米切尔的咆哮,梅勒的驱动。这一切都是丹麦团结起来,相信不可能的事。
他们也有理由相信在温布利。尽管在武器、人数和支持上都处于劣势,但凭借高质量(达姆斯加德甜蜜的射门)和聪明才智(丹麦球员掩护英格兰门将乔丹·皮克福德)的结合,他们在上半场仍然领先。英格兰在中场休息前扳平了比分,但是,丹麦教练赫尔曼德仍然相信比赛是可以进行的。

他一直相信,即使一个接一个,他的球员开始下降。他在常规时间的最后23分钟里换了5个人,而且都是强制换人。

“前5个换人都不是战术上的,我不得不做出改变,因为球员们都在挣扎或者受伤,”他说。“我别无选择。”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